两两相望,亦算白首。

所有写文的初衷都是自己喜爱,万年难产或许哪天心血来潮就更了。希望你们能开心就好啦
 
 

us.

  • 大概类似于交往了很久很久的设定?最原和枫妹已经习惯称呼啦

  • 反正就是个段子啦人物ooc ooc

  • 慎看 慎看 腻死人

  • 标题是因为刚好听到这首歌了

等我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

因为处理些案件回来的时间比以往晚了不少,但在楼下看见仍有光亮透出的窗户,我有些担忧的迅速跑上楼,环顾客厅,发现空无一人才能稍稍放心地脱下了外套,瞟了眼时钟。

十二点了么......她应该听话睡了吧。

餐桌上的放的是平时她喜欢点的外卖,我摸了摸,还有余热。

所以......她果然还没睡吧。但是如果不在客厅的话那么就是.....

我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径直走进了房间。

......出乎意料又似乎是意料之中的一片漆黑。只是窗外的月光隐隐约约照在她的身上,营造出她似乎已然熟睡的氛围。

我凭着直觉摸到床边,床上的人儿没有维持往常睡觉时的平稳气息反倒有些紊乱。我只是坐在床旁没有开灯也没有说话。四周寂静得只有她时不时的发出嘶嘶的声音,从客厅透过来的光能看清她背对着自己用被子将自己裹成一团

此时不说话比较好么......

[是终一吗?]突然眼前的人打破了安静的气氛,言语里甚至还有些轻快的语气。又在逞强了吧。

[啊......是。]我愣了愣还是立刻回了她。

[听见你撞到桌角的声音了.....还好吧?]黑暗里人的感官总是会被放大几倍,这点不会只体现在听觉上,还会在知觉上。

[没事啦,只是撞了一下下啦。]

[那就好啊......工作还顺利吗?]

[进展还算不错吧大概明天可以结案。]

[终一真不愧是侦探啊!]

重归于无言的环境,我本就不是多话的人,大多数时候都是听着她给自己讲些有趣又或是平常的事。并不是我不想说,只是觉得这么听着她说话也挺好的。可是这个时候的话,就算是她也不是能强撑着精神与自己闲聊。

她不肯转过身来跟我对话,只是执拗地背对着我蜷缩起来,聊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若是只听她的声音的话别人会真的认为她现在元气满满吧。可是,我再熟悉不过了。她总是爱逞强。

下定了决心,我还是躺到了她身后,从背后抱住了她。不过也没那么紧,只是松松地环住了她的腰部,掌心包住了她略显冰凉的手晃了晃。

[诶?终一?]

[胃病又犯了吧,枫。]

她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做,被吓了一跳,身体有些僵硬虽说原先也好不到哪里去,但很快还是放松了下来。我向她耳朵靠近了些想让她听得清楚些也不至于太过吵闹。意外的她似乎很抗拒,我也便离远了些。

枫她的胃病我也说不上是什么时候有的,这其中应该也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不过她总是说是因为音乐会没来得及吃饭或者说是为了减肥之类的。她总想等着我回来再吃饭,原先我还以为我晚回来的话,她会自己先吃完给我留一份后乖乖睡觉。后来才逐渐发现了不对劲,等我回来,饭菜总是恰到好处的温热,而她会说着自己也是刚刚到家还没吃。

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有一次,在门外稍微等了两三分钟看见她只是呆坐在餐桌面前,紧皱着眉头双手捂住肚子便了然于心。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劝她不用等自己,先吃早些睡觉就好了。她还是不听。

[啊,没有啦,怎么会......]

枫还是打着马虎眼不想承认,我有些担忧地紧了紧环住她腰部的手臂,告诉她不要在自己面前逞强。

[啊......有一点点啦,只是有一点点疼。]枫最终放弃了挣扎,往我怀里靠了靠似乎是真的有些累了笑着说,身体却突然又蜷缩到了一起手还是那么冰冷。

[还在疼吗?]我轻轻揉了揉枫的肚子,我看得不大清,不过多半她的脸应是红了。也不怪她,是我最近忙了些很少关心到她。

枫没有回话,我想到这也有些内疚,下巴抵着她的肩膀想看清她的神情。她还是执意撇过头去想以金黄的发丝挡住我的视线。

可能是有一段时间没与枫这么亲密了,我伸手捋了捋她的发放在她的耳后,想要说些什么玩笑话来稍稍转移下她的痛楚,但也知道自己嘴笨说不出什么漂亮话。有些苦恼,但是也无能无力。想要和枫再多些共处的时间,但不要紧时间还长着。

只好不舍地吻了吻她的脖颈后,轻声在她耳边说着

[早些睡吧,我陪着枫。]

END.

02 May 2017
 
评论(4)
 
热度(20)
© 南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