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两相望,亦算白首。

所有写文的初衷都是自己喜爱,万年难产或许哪天心血来潮就更了。希望你们能开心就好啦
 
 

[西国组]墓碑

  • 四月一日的脑洞拖到现在我也是...【。

  • 懒了一个月还是动笔写东西了

  • 成绩好差噢QUQ

  • 另外不吃北国组的麻烦看到4就结束,5带有一定的北国组剧情

  • 这次居然一发结束,我是可以的......

  • 黄橙再多等等我磨磨剧情

  • 人物较ooc慎入,因为12和后面剧情不是一起写的隔了一段时间,感觉画风都变了......

墓碑

cp:埃蒙·Jx格洛莉娅·维拉

ooc归我,人设属于官方

1.

“诶......我?”格洛莉娅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转而又看向四周的环境,像是十分不相信一般,呆滞大致三分钟后,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四月一日......居然是这样吗?”格洛莉娅嘴里反复念叨着这个时间感叹着些什么,引得路人纷纷侧目,而她自己却毫不在意。片刻之后,她突然跑动起来,像是有什么十分要紧的事一样奔跑着。要知道,她平常可从不会这样的,做什么都很从容,毕竟她可不能剧烈运动。要是有人朝她奔跑的方向望去,那他肯定知道格洛莉娅的目的地——佣兵工会。

2.

今日的太阳并不刺眼,甚至时不时被云朵遮住个一大半。但也有可能是因为是清晨的原因,但也能给人带来一天的好心情,


“呼......呼......”格洛莉娅刚跑到佣兵工会,停下她因奔跑太久而酸痛的双脚,干涩的喉咙里不知是铁锈还是血腥的味道迅速弥漫开来,像是缺氧一般。她大口大口的呼吸。有时候格洛莉娅真讨厌这孱弱的身体,但这是她无法改变的。

等她稍作歇息后,她缓步走进佣兵工会,并坐在沙发上,静候着某人的到来。


等埃蒙醒来时,他房间外的街道已经算得上热热闹闹了。而他对此却毫无兴趣,可能是因为时间久了,他已经习惯了如今的孤寂。

挺好的。他总这么对自己说。但他知道,一点都不好,他还是贪恋发丝好似太阳一般灿烂的那人。

再过几天要到了么.....他看了看日期皱着眉头想着。今天的话如果是她,会来戏弄自己吧。想到这却意外的舒展了眉头。

埃蒙草草洗漱了一下,便穿着往常的衣服前去佣兵工会寻求新的任务。


等埃蒙慢悠悠地走到佣兵工会,时间也能算是日上三竿了。正打算去查阅委托的他却突然被人拉住了袖子。埃蒙感觉到后,便习惯性的微微低头回头看去,视野中却刚好不差分毫的映入格洛莉娅的身影,而格洛莉娅正在对着他笑。

埃蒙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甚至久违的产生了是自己在做梦的想法。对方像是知道他的想法,随即狠狠地掐了他的手臂,埃蒙感觉到这一触感,才懂得这不是梦。一时之间,双方都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都只是张了张嘴,没发出任何声响,便闭上了嘴巴。

“今天陪我好不好?”在这尴尬氛围之中,突兀的传出了清脆的女声。埃蒙看着笑得十分诚恳的格洛莉娅,叹了一口气后,便点头答应。


"所以我说,你就想让我陪你来这吗?“埃蒙无奈地看了周围的游乐设施,指了指身旁的三个大字说着。而上面的三个大字写着”游乐场“

“喂喂喂,来游乐场是每个少女的愿望好吗?我从来都没到这里坐过过山车啊,海盗船之类的好吗!”格洛莉娅有些不服气的争辩着。

“你今天就能玩了?”埃蒙平静地看着眼前这个炸毛的姑娘说着。

“当然!如今我可是.....”格洛莉娅像是很骄傲地叉着腰抬头说着,却因为差点嘴漏说出原因而慌慌张张捂住自己的嘴,微微抬头看了眼埃蒙的反应后,稍稍思考一会,生硬的将话题转移。“好了好了不说了,我们去玩啊!啊!看那!云霄飞车!先玩那个吧!”格洛莉娅将视线转向远方,指了指那座正在行驶,但看似由于太过刺激,而引得乘坐者惨叫不断的游乐设施。格洛莉娅顿时眼睛发光的,拉住埃蒙的手向那走去。

“......”埃蒙没有说些什么保持着沉默,任由着格洛莉娅拉走。


“嘛,没有想象的那么好玩啦。”格洛莉娅迫不及待的松开自己身上的安全带,跑到埃蒙身旁,像是因为自己身为佣兵工会的A级成员而不以为然的模样说着。

“嗯,没意思。”埃蒙正眼看着格洛莉娅回复道,随即又侧眼看了看自己左手臂上被人指甲掐出的痕迹。

“那我们去下一个吧!唔...鬼屋怎么样?”格洛莉娅并未发现埃蒙的小动作,只是自顾自的背过身子颔首低垂,思考着下个地点。等想出新的目的地后,又一脸惊喜地回头看着埃蒙。

“你在看什么啊?”

“没什么,我们走吧。去鬼屋。”

 

格洛莉娅出了鬼屋之后,十分轻松的模样伸了个懒腰。漫不经心地说着:”不是很好玩啦。“

埃蒙还是沉默着,回想着在鬼屋中,格洛莉娅碰到那些毫无意义的东西时的反应,埃蒙都会觉得这是对自己耳膜的一次挑战。

“埃蒙你今天怎么了?在发呆吗?”格洛莉娅看着在思索着些什么的埃蒙,不满地撇了撇嘴。虽然她清楚埃蒙平时都是这样的。

“没有,还想去哪?我陪你。”埃蒙叹了口气,无奈地对着格洛莉娅笑了笑,虽说十分勉强。

“噗......算了啦!别勉强自己了,埃蒙同志你还是保持原来的自己吧,'格洛丽亚发愣了一会儿,看着埃蒙那笑容忍不住笑出了声。又走到埃蒙跟前,抬头看着埃蒙,将自己的手轻轻搭在了他的肩上,继续说着:“走啦,陪我去其他项目吧!”话落,便拉着埃蒙去向下一个地点。


摩天轮缓缓开始发动,埃蒙侧头看着摩天轮外逐渐缩小的景物,陆地上的人们大约为两种,一种是带着小孩来此,另一种便是些少男少女。前者虽看不清面目,但也能想象家长无奈的神情,与孩童对于来到游乐场的欣喜亦或是好奇。他们根本什么都不明白,不清楚。游乐场其实没有那么新奇也没有那么有趣。只是因为他们第一次来罢了,总会腻的。后者来到这里约会或是表达心意,无论最后他们是不是与对方在一起,终会变成前者中所谓的大人。当然这是埃蒙的想法,他眼前那位可一定不会这样想,更有可能在听见埃蒙这一番言论之后,踮起脚尖敲敲埃蒙的额头,数落一番。

但这两位来到游乐场又算是什么呢?不是前者却也不是后者,他们是以什么样的身份?搭档?朋友?还是......

埃蒙晃了晃脑袋,像是试图清醒过来,摆脱回忆些事情。暗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副模样,多愁善感的,这不应该是自己。实际上,他在许多人眼里早就变成了这副模样。在那件事情之后。

“喂,埃,蒙,同,志。在想些什么呢?”格洛莉娅歪着头,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目光飘忽不定还无故摇了摇头的埃蒙。随口问了一句。

“没什么,快吃你的冰淇淋吧,别说话了。”埃蒙回头看着格洛莉娅,手上还拿着快要融化的香草冰淇淋,却仍漫不经心地玩弄着自己的发丝,埃蒙不免提醒了一句。

“噢噢,吃吃吃!这可是新出的!让我来尝尝!”格洛丽亚似是惊醒,接着埃蒙的话高叫着。明明只需普通的应一声,而她却不由地加大了音量像是为了掩饰。

“......”话落,双方不约而同的保持了沉默,埃蒙正视着正在专心吃着冰淇淋的格洛丽亚,思索着将眼前这个人与记忆中早已模糊的格洛莉娅对比着,格洛莉娅也不抬头去看看盯着自己的埃蒙,她清楚此时埃蒙的眼里只会有着怀疑,不相信,质疑的情感。也许是都不知怎么搭话,亦或是各自有着各自的心事。

“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了?”埃蒙终是开了口,他还是不相信,毕竟他从不轻信任何一个人,哪怕是她,格洛莉娅。他的确需要一个解释,一个来自他眼前的人的解释。

“我现在还不想说,但埃蒙你觉得会有人拿格洛莉娅的身份对你不利?”格洛莉娅稍稍停顿后又继续吃着冰淇淋,否定了埃蒙的想法,继续说着:“别想太多了,别人只会急着把卡罗工坊拿到手。唔让我想想以什么身份.....鬼魂?托梦?”格洛莉娅似乎有很认真的思索着,而她对面的埃蒙脸色却越发阴沉。

“毕竟,整个弗尔萨瑞斯的人基本上都知道,我,格洛莉娅,卡罗工坊的坊主。已经是个死人了。”她笑得越发灿烂,一字一顿地说出了事实。

3.

“毕竟,整个弗尔萨瑞斯的人基本上都知道,我,格洛莉娅,卡罗工坊的坊主。已经是个死人了。”她笑得越发灿烂,一字一顿地说出了事实。

在此之后,埃蒙便没有在开口提问,只是任由格洛莉娅拉着去往各个地点。

奇怪的是,接近黄昏时却意外的离开了游乐场,来到了弗尔萨瑞斯特有,也许也能算得上是有特色的地方——沙漠。


等他们到沙漠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还好天空明亮,有着点点光芒。

“哇果然还是这里舒服啊!”格洛莉娅看着与黑夜融为一体的广漠边感叹着边低头脱下自己的靴子。

“你在干什么?”埃蒙微偏头看着格洛莉娅的动作。

“脱鞋子啊。这么舒服的地方,不脱鞋走是很遗憾的!”格洛莉娅略显艰难地抬起头,正对着埃蒙笑道。话落她提起自己的靴子,赤脚踩在黄沙上,为了表达兴奋还原地多踩了几下。

“你要不要一起来啊?”格洛莉娅双眼放光,歪头看着埃蒙。

“不了谢谢。”即便如此还是遭到了埃蒙义正言辞的拒绝。

“哦,那帮我拎着靴子吧。”

“行。”


能想象这幅景象吗?

在弗尔萨瑞斯甚至全维尔哈伦大陆负有盛名的佣兵工会的公会双星深夜在沙漠中漫步,而最年轻的A级佣兵埃蒙正拎着卡罗工坊的坊主格洛莉娅的鞋。

“埃蒙你还记得吗?”格洛莉娅突然停下脚步,没有转身也没有回头,只是呆呆地站在那融入深夜,话语中有股难以捉摸的语气,或许有着些许悲伤。

“你指的什么?”埃蒙没有理解格洛莉娅说的“记得”是指哪方面的记忆,而微皱眉看着格洛莉杨的背影。

“你果然......还是不记得啊。”格洛莉娅转过身来,有些无奈地看着埃蒙,埃蒙看不清她的面貌只听到言语中有着浓浓的落寞感觉。

“不是,你说清楚关于什么的。”埃蒙怕她误会而紧接着解释道。

“是沙漠哦。”格洛莉娅无头无脑的答出的一句,让埃蒙摸不着头脑。

“嗯?”

“我是说遇见了,我们两个相遇。”格洛莉娅解释道,又怕埃蒙没明白重新解释了一遍。

“噢。”埃蒙轻轻应了一声,其实他记得但是他并没有说出口。

“真是个薄情的人啊,连这事都忘了。”格洛莉娅走近了些埃蒙,此时他们显得是那么暧昧,言语也亦如此。埃蒙也能看清格洛莉娅的模样,她仍拥有着如烈阳般灿烂的发丝,脸庞姣好,因在沙漠中漫走,而染上了些黄沙,但这并不影响她的美貌。而此时她却撇了撇嘴皱着眉望向埃蒙,像是很失望的模样。

”来来来坐下,陪我聊聊天吧。“格洛莉娅突然舒展了眉头,原地托着裙摆坐了下去,然后拍了拍身旁的空地示意着埃蒙坐下。

“嗯。”埃蒙看了眼格洛莉娅然后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毫无意外的感受到右肩的重量。格洛莉娅总是这样,自己靠在埃蒙身上。这一瞬间突然让埃蒙感到恍惚,他回想到以前,那个爱恶作剧的格洛莉娅,即使平常再爱捉弄自己,也会在此时安静下来。

“没想到还能再看见一次星空啊......”格洛莉娅微微抬头,看着点点星芒的天空,即使再黑暗,星光仍使其璀璨。

“嗯。”

“今天的天空出乎意料的亮呢。”

“嗯。”

“埃蒙你这时候不应该跟着我一起感叹些什么吗?”

“感叹什么?”

“你真是块木头。”

“嗯。”

“啊......真的还能再见到你啊。”格洛莉娅低下头,闭上双眼轻声说道。悄然无息地藏起眉眼间的些许无奈不让埃蒙看到的。

埃蒙细微的转动没让靠在他身上闭目养神的格洛莉娅感觉到,埃蒙听清了那句话,也看清了她的面容。面容上的疲倦是埃蒙能感受到的,亦如从前一般。

“嗯。”

4.

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持续多久,只知道格洛莉娅在休息够了后,就拉着埃蒙跑了起来。连鞋子都不顾还是埃蒙拎着,奔跑。

能说他们几乎是跑到目的地的,因为跑到半途格洛莉娅还是累了,埃蒙二话不说便背起格洛莉娅任由着她指挥着方向跑,埃蒙总是这样相信着格洛莉娅,因为格洛莉娅值得相信。无论现在的这个人是不是真正的格洛莉娅。但在格洛莉娅指挥到一半时,埃蒙也就猜到了目的地——墓地。


到了墓地,因为格洛莉娅的强烈要求埃蒙还是放格洛莉娅下来了,虽然她仍未穿鞋。

格洛莉娅像是很随心的走着,却不知是碰巧还是本就是目的在此。她走到一个墓碑面前停下。

“埃蒙你是不是还是很怀疑我究竟是谁啊?”格洛莉娅转身微微抬头看着离自己有大约两米远的埃蒙,而埃蒙此时却一直盯着那块墓碑。

“嗯。但我想你既然知道我这么多事,应该知道我是不信鬼神。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埃蒙将放在墓碑上的目光收回,习惯性的微低头看着眼前那个不再嬉皮笑脸的人。

“对啊。你不信鬼神。我知道的啊。”格洛莉娅撇了撇嘴轻笑道,像是在讽刺自己亦或是眼前那个男人。

“你知道再过两天是什么日子吗?”格洛莉娅紧接着说道,没有回答关于自己的身份问题。

“清明节呢。记得来看看我,不然可能要等到明年,”格洛莉娅语气中有些遗憾但更多的仍是悲伤,深呼吸了一下,接着说道:“哦不,也许再也不会见面了。”那语气就好似女子再也见不到自己的情郎一般。

“等等,你究竟是……”埃蒙突然不敢确定对面的女人,他曾经将这个女人与记忆中的格洛莉娅重合,结果竟是完全相同。

但他不相信,不可能的,怎么会是格洛莉娅呢?不会是的。每当他推测这个女人就是格洛莉娅时他总是这样想着。死人是不会活过来的。

“我可是格洛丽娅唷。是一个从小便被人们称为天才的格洛莉娅。是与一个叫做埃蒙.J共同称为工会双星的格洛丽娅。是时常要帮那个叫做埃蒙的傻大个修剑的格洛丽娅。也是……”她微微低下头来看着鹅卵石铺着的地面,像是因为它们而剜的她脚底生疼。但她仍笑着像是这些都是她美好的回忆。格洛莉娅说到这里。稍稍停顿了一下,随即又继续说着。

“从小便时常收到病危通知书的格洛丽娅。”

“所以你要不要相信我呢?埃蒙同志。”格洛莉娅猛地一抬头笑着露出牙齿对着埃蒙。埃蒙知道这是格洛莉娅一旦想掩饰些什么就会露出的笑容。

“格洛丽……”还没等埃蒙说完话,格洛丽娅就打断了埃蒙说话。

“喂,你还有很多时间可以说话呢,我快没时间了。”格洛莉娅指了指不远处的时钟上面显示着现在十一点五十八分。

“我啊,真的很开心认识你这样的人。虽然你是个又傻又笨又不知道变通的高个子。”格洛莉娅数落着埃蒙的缺点虽是装作很不高兴的模样,还是掩饰不住她嘴角上扬。

“但还是感谢你的啊。”

“谢谢,你总是宽容我。”

“谢谢,你总是任由我胡闹。”

“谢谢,你今天陪了我一天,虽然你一直怀疑我。”

“还能跟你一起去沙漠,游乐场,再去一次佣兵工会真是太好了啊......”格洛莉娅悄悄侧眼看了眼时间。

十一点五十九分,而秒针刚过6

20秒,她凑到埃蒙身旁,像往常埃蒙记忆中那样踮起脚尖,神情还有些狡猾,像是得逞了些什么一样。格洛丽娅踮起脚时,若是此时有人经过,往那看去,可能会以为是自己眼睛不好。居然能透过那女孩的双腿看到在那之后的墓碑上刻着的字。

上面写着,格洛丽娅·维拉

享年18岁。

但没有人会注意这些。

10秒,“总之我今天过的很开心。”她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

5秒,“愚人节快乐,傻大个。”

1秒,格洛莉娅逐渐变得透明,连神情都难以分辨,直到最后化作空气在空中消散。

埃蒙仍站在那发愣亦或是不愿离开,像是格洛莉娅仍站在这里。有些可笑,他们居然能再次相遇。人鬼情未了么?

而更可笑的是,他却没有说出那句话,那句在她死后,他后悔至极,未曾脱口的话。

那句俗烂却经久不衰的告白话语。

而格洛丽娅却也极有默契的没有说。

但却在再次遇到她后一切了然。那是没必要的。

“愚人节快乐,埃蒙,你又被格洛莉娅戏弄了。”埃蒙像是自嘲模仿着刚才格洛莉娅的语气说着,眼睛却仍旧停留在墓碑上。

5.

“这不愧是搭档啊,我说你俩这样有意思吗?”尤诺无奈地看着在自己店里什么也不做只是在与自己闲聊的埃蒙。

是的,他们双方都清楚。但都不开口。

“没必要,这样做只会在做委托时拖累她。况且你不也一样没说?”埃蒙只是扫了尤诺一眼,然后向蛋蛋要了一杯咖啡。

“我,我这跟你那能一样吗!”尤诺反应了半分钟后,迅速涨红了脸,连说话都不利索了,根本没在意到话题从埃蒙转移到了自身。他又小声嘟囔着:“我这不,不能确定她,她怎么想的吗……”

“你平常不是挺有自信的吗?”蛋蛋迅速递了杯咖啡给埃蒙,埃蒙喝了口咖啡随意地说道

“这种事哪来的自信啊!”尤诺像是很激动的模样,挺直了背,连声音都比平常大了许多。

尤诺话语中的她是指特纳家族的嫡女,瑞亚·特纳。

“而且她好像对我的印象并不好来着……”尤诺有些挫败的模样,低头吃了一口桌上的抹茶蛋糕。

“看看你对人家的态度。”埃蒙回想了一下尤诺与瑞亚的相处后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一看到她我就不知道怎么办了……我能怎么办啊当然是能不见就不见啊......”尤诺撇了撇嘴语气里有些怨念。

“对她好一点,她也会对你改观的,瑞亚人不错。”埃蒙看着窗外的景色,想了想每次格洛莉娅带着瑞亚过来时的情况思索着说道。


说起来,尤诺和瑞亚后来关系好起来,还是因为葬礼。

格洛丽娅的葬礼。


葬礼上的瑞亚作为格洛莉娅的好友出席,他一身白衣,她在葬礼上没有与任何人交谈,只是咬着嘴唇看着格洛莉娅的墓碑,直到嘴唇毫无痛感后才松开。也许别人没注意到,但尤诺还是注意到了。再加上葬礼结束后,瑞亚便不见踪迹。尤诺便知道,瑞亚还在这里。


“你……你要在那边照顾好自己啊。以后不要再拼命了……你看埃蒙,你到死都没说你喜欢他……遗憾吗……”瑞亚蹲在格洛莉娅的墓碑旁轻声说着,言语里有着些许哽咽,手轻轻摩挲着墓碑的边沿,由于墓碑是大理石材质,使的瑞亚指尖有些微凉,但是瑞亚不会介意。她突然低下头来,身子微微颤抖着。她每次哭都这样,不让人看见。虽然次数十分稀少,几乎没有,但尤诺还是记得。她是不能哭的。因为她的身份,特纳家族的嫡女。无论发生了什么,她都不能哭。

瑞亚的头顶上突然传来的温暖触感。让瑞亚立即反应过来,低头擦了擦眼泪想在抬头后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她抬头看去,竟是自己一向关系不好的尤诺教授。


“格洛莉娅觉得我是不是哪里不好。那个叫做尤诺·阿斯克尔的教授看我的眼神总像是在说我些什么......”瑞亚突然向眼前的挚友提问道,又回想起自己与尤诺的每一次相遇。

“没有吧……你别想太多啦。一般这种情况只有两张可能,一,他真的讨厌你,但我们瑞亚明明脾气这么好怎么会让人讨厌呢?还有一种……”格洛莉娅歪了歪头思考着,然后得出结论,又故弄玄虚的咳了咳嗓子。

“还有一种什么?”瑞亚才不管什么装腔作势只是追问道

“他多半是喜欢上你了!”格洛莉娅笑着拍了拍瑞亚的肩说道。

“格洛莉娅!别,别打趣我!”瑞亚的脸庞有着些许涨红的趋势,但言语上还是否定着这种可能。


“哭吧,我不会说出去的。”尤诺侧眼看着正被自己摸着头的瑞亚。她的脸庞上还有着些许泪痕。随后尤诺装作正看着格洛丽娅的墓碑的模样,像是自己什么都没看到,只是过来看看格洛丽娅的一样。

6.

埃蒙和格洛丽娅像是那平行线。明明两者都只要付出一些努力便是那相交线。相交线便是经历过,然后再也不回头只能回味最后错过而平行线即是永远相伴彼此,但不给对方任何回味的机会,因为没有任何值得回味的。他们都极有默契的选择了后者。便再无重逢之期。

噢你问我瑞亚和尤诺的后来?

那便是另一个故事了。

FIN.


02 May 2016
 
评论(10)
 
热度(39)
© 南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