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两相望,亦算白首。

所有写文的初衷都是自己喜爱,万年难产或许哪天心血来潮就更了。希望你们能开心就好啦
 
 

answer.

最近太过现充于是复健了一下。

没什么剧情。

最原视角,算是普通学校paro各位晚安

她来了,她来了。

似乎有一面鼓在我心中咚咚作响,也似是警报在我耳边响起,总之我有些不安。

我将一本不知名的书从书架左上角放到右上角又觉得有些不妥放到了第二层。眼神有些无处安放的意味,我看到了茶柱同学与王马同学争吵了起来,按理说我应该要是细听一下内容的不过应该也不会太出乎我所料想的范围。于是我移开视线看向离门口稍近的距离,那里站着白银同学与东条同学。嗯她们会聊什么呢?算了应该是我插不上话的内容吧。

目光再次转移,来来回回最终还是坦诚地将视线投向门口,准确的来说是正缓步走过来的赤松同学。
心里突然冒出几个如果王马同学听到一定会大肆宣扬的疑问,赤松同学今天还好吗?她会跟我说早安吗?她今天会跟我多说几句话吗?

我咽了咽口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心情,是紧张吧?不过我也回答不出我为什么会紧张的问题。

我与赤松同学认识已有半年了,说实在的我们所涉及的领域一点干系都没有,能说得上相同的爱好也只能是玩过相同的游戏了。

那是我很早以前玩的游戏了,叫.......《弹丸论破》吧?似乎又出新的了是五十几代来着呢?要考虑买回来玩玩吗?赤松同学看起来对这个游戏很热衷呢。

[啊,枫早上好啊。]夜长同学突如其来的问好把我的思虑打断了,下意识地看向了那抹有着能够称为灿烂的发色身影所停留的地方。

[赤松同学早安。]

[枫——酱~早安啊!]

[大家早好啊。]我有些失落,赤松同学一笔带过了早安的对象,应该是为了省事吧。

[最原不去打个招呼吗?]不知道天海是什么时候站到我身边来了,我有些苦恼,毕竟这是图书角,如果角落里我的动作心情也能被人所察觉那么心思细腻的赤松同学也会发觉吧。

不过我似乎也没做什么,赤松同学会发觉什么呢?

[放心放心没人注意到你,不过稍稍听听我说的内容吧?]天海很明显地察觉了我的想法,看似老成地拍了拍我的肩。我该说什么?真不愧是天海啊....这样的?过了半分钟我才察觉了他的意思,反应过来,我没回答他径直走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似乎天海摇头了?我没怎么看清不过也跟我无关了。我只是瞟了赤松同学一眼,她似乎还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朝我这边望了望,又似乎不是因为我的目光,只是习惯性地朝这个方向看,总之无论赤松注没注意到,我们的视线还是交错到了一起,她似乎很惊讶,这种心情里还夹杂着几丝窃喜的意味。她冲我笑了笑。我该怎么做?大声地道早安还是视而不见装作什么也没看到?还没等我得出结论,紧接着赤松同学便加入了东条同学她们的话题,不再看向我这边,她还是如往常般乐观开朗。

我笑了一下,然后埋头去看自己的书。

等到放学,今天我跟赤松同学又没说上几句话,这样的情况自从上次聚会后持续至今。我有些挫败虽然我也不知道这种心情从何而来。

收拾着东西,意外的发现笔盒中的纸条,有些混乱的书写很明显不是我的字,耳边突然传来王马同学的笑声,令我回想起了这是上课时坐在我后桌的王马同学给我传的。

[再不主动的话,会被抢走的噢?]

刚刚看到这话的时候我觉得他真是莫名其妙什么主动什么抢走真是无聊,现在仔细想想突然又似乎明白了些什么,我下意识地回头去看他。

他迟疑了一下突然又露出往常如果茶柱同学看到的话一定会挨揍的笑容,朝我点了点头。

......什么意思?是说相信我自己?

还没等我询问,他就不见身影了。嘛果然王马同学知道怎么对付我。

我回过头来收拾自己桌上的书本,却看见坐在我前方的赤松同学已经拉上书包的拉链准备离开了。

于是我胡乱地将似乎今晚需要用上的书本塞进包中,却也有些不安的看向她已经迈出的步伐,

或许是一时冲动吧不过按照天海的说法我也正需要这样的冲动存在。

[那......那个,赤松同学!]

她不出意料地转过身来将目光落在我的身上,不知是出于什么想法我竟然有些窃喜或是欣喜。

[怎么了最原?]

我习惯性的咽了咽口水,深吸一口气。

[那个,今天一起回去吧?《弹丸论破》不是新出了第51代么?我有些兴趣,不过我想你应该对这个游戏更为了解,能麻烦你跟我讲讲吗?]

[好啊。]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让我有些安心。却似个小偷般将心中的其他心思藏得严严实实。

这是极为平淡的一天,也是鲜有遗憾的一天。不过之前我对为何会产生紧张,窃喜心情的疑惑只是模模糊糊地有少许意识,算是王马同学的功劳吧,现在我也总算是有了些许棱角的答案。

还要接着说下去的话,或许这也属于是不知名的剧情的一部分。

END.

24 Jun 2017
 
评论(2)
 
热度(7)
© 南筱 | Powered by LOFTER